蘇州律師協會
首頁 | 協會介紹 | 律協動態 | 業內新聞 | 文化園地 | 陽光法務 | 案例精選 | 法規行規 | 他山之石 | 辦事指南 | 聯系我們

首頁 >> 論文精粹 >> 正文
誰來為不幸女子之慘死買單?


常熟市司法局提供

一、雨夜慘劇

2009年11月12日傍晚6點左右,林女士(注:文中人物均為化名)像往常一樣料理完單位的事情之后,穿上雨衣,跨上自行車往家趕。時值11月中旬,天黑的比較早,林女士出門時,天色已經昏暗,而且下著陰冷的小雨,能見度較差??蓱z的林女士怎么也不會想到,在這個昏暗潮濕的傍晚,噩運在前方不遠的地方等著她。

當林女士騎車行駛到常熟市虞新線路段時,從西側往東斜過道路時,一輛由南向北行駛的二輪摩托車呼嘯而至將她撞翻在地,林女士倒地呻吟。無良的二輪摩托車不顧受傷的林女士,駕車逃逸。隨后,緊跟在后面的一輛工程車又一次撞擊了林女士,也逃逸而去。在接下來的短短數分鐘內,林女士又連續遭到施某駕駛的“桑塔納”轎車和貢某駕駛的“朗逸”轎車的連續碾壓,當場死亡。

二、山窮水盡

經過交警部門認定:二輪摩托車雨夜駕車過快、遇情況措施不及且事發后駕車逃逸,是造成事故的主要原因,負該起事故的主要責任。

林女士騎自行車斜過機動車道,未能下車推行、確認安全后直行通過,亦是造成事故的一個原因,負該起事故的次要責任。

逃逸的工程車、駕駛 “桑塔納”轎車的施某和駕駛 “朗逸”轎車的貢某,疏于觀察路面情況,遇情況未能采取有效措施,均是造成事故的一個原因,均負本起事故的次要責任。

在交警部門嚴謹、公正的事故責任認定書面前,林女士家屬的心再次被揪了起來。負主要責任的二輪摩托車和負次要責任的工程車都逃逸了,剩下兩輛車只承擔次要責任。誰來為親人的慘死足額買單?

三、法庭鏖戰

江蘇華元民信律師事務所接受林女士家屬委托后,指派律師辦理此案。律師經過詳細了解案情,并做好充分準備之后,代理林女士家屬,一紙訴狀將施某、貢某及為他們所駕車輛承保交強險的A、B兩家保險公司訴至法院,要求四被告賠償交通事故損失40多萬元,其中施某、貢某對超出交強險部分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審理中,被告方提出了以下兩點主要辯論意見:

1、由于本起事故有四輛車連續碾壓林女士,不能確定究竟是那一輛機動車的撞擊碾壓直接導致了林女士的死亡。應當先在四個交強險限額范圍內賠償,限額合計44萬元,已經超過了損失總額,對于逃逸的兩輛車,原告方可以向其保險公司主張。因此,施某、貢某無需賠償原告任何損失。

2、退一步講,即使先由A、B兩家保險公司在兩個交強險限額22萬范圍內承擔賠償責任。對于超過交強險限額部分剩余的20多萬元,應當根據各方的過錯程度,按份額承擔賠償責任。由于逃逸的二輪摩托車承擔主要責任,應當承擔剩余20多萬元中的70%;施某、貢某、工程車、林女士均負事故的次要責任,剩下30%由四方各承擔7.5%。也就是說,施某、貢某每人只需賠償原告1.5萬元左右,合計約3萬元。

雙方的矛盾爭議主要集中在四輛肇事車駕駛員究竟是否承擔連帶責任?以及如果承擔連帶責任,對逃逸車輛交強險賠償限額部分,是否也納入連帶責任的范圍。

雙方爭議的實質是,誰來為死者買單?理論上,如果被告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則承擔賠償責任的一方可以向其他肇事方追償;如果承擔按份責任,原告可以向逃逸的二輪摩托車、工程車主張權利。但是,逃逸的摩托車承擔主要責任,工程車也逃逸了,破案的希望很渺茫。向他們主張權利、追償,談何容易!

四、連帶責任

原告方針對被告方的辯論意見,提出了自己的主張:

1、本案中,林女士在短時間內,遭到四輛機動車連續的撞擊、碾壓,四輛車對林女士損害程度孰輕孰重無法確定,林女士究竟系四輛機動車中的哪一輛的撞擊或碾壓所造成死亡的,無法查清?!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使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3條第1款規定:“二人以上共同故意或者共同過失致人損害,或者雖無共同故意、共同過失,但其侵權行為直接結合發生同一損害后果的,構成共同侵權,應當依照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條規定承擔連帶責任?!?

因此,四輛機動車侵權行為直接結合發生同一損害后果的,構成共同侵權,應當依照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條規定承擔連帶責任。

2、A、B兩家保險公司在22萬交強險范圍內承擔責任后,對于剩余的20多萬元,在本案的被告施某、貢某、二輪摩托車、工程車應當承擔連帶責任。由于二輪摩托車、工程車逃逸,施某、貢某在先行賠償后,可以向逃逸車輛追償。

3、《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一條明確規定:“為了保障機動車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依法得到賠償,促進道路交通安全,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制定本條例?!?

因此,考量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這一險種的產生背景以及《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的立法宗旨,首要目標是為了保障機動車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得到及時有效的賠償。

本案中,逃逸的兩輛機動車負有購買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的義務,但是不能推定其肯定購買了交強險。也就是說,根據現有證據,只能確定逃逸的兩輛機動車的侵權行為,但是不能確定是否有為上述逃逸車輛承包交強險的保險公司。因此,為了充分保護受害者的利益,對于超過22萬交強險限額范圍的部分,應當由可以確定的侵權者施某、貢某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五、判決結果

一審法院經過審理認為:事故中林女士先被二輪摩托車撞到,后被工程車撞擊,此后又分別施某、貢某駕駛的機動車碾壓,現有證據無法確定林女士的死亡系四輛肇事車中的一輛或其中的幾輛車撞擊所致,四輛機動車駕駛人員雖無共同過意、共同過失,但四輛機動車駕駛人先后撞擊或碾壓林女士的侵害行為直接結合導致了林女士死亡,四輛機動車駕駛人構成共同侵權,現四輛機動車中的二輪摩托車、工程車駕駛人均駕車逃逸,二輪摩托車、工程車的所有人、駕駛人、車輛保險情況至今仍處于不明狀態,故原告向共同侵權人的其中兩輛機動車肇事者主張權利,符合法律規定。

最終,法院采納了原告方的代理意見,判決A、B兩家保險公司在交強險范圍內賠償原告22萬;施某和貢某各賠償原告10萬多元并且互負連帶賠償責任。判決后,原被告雙方均沒有提起上訴。

一場悲劇落幕,拋開法律責任劃分爭論,這起事故再一次向世人敲響了警鐘:安全駕駛,生命無價!奢望今后不要有類似的人間慘劇再發生。


版權所有:蘇州市律師協會 地址:蘇州市姑蘇區衛道觀前16號
電話:0512-62620062 傳真:0512-62620063 蘇ICP備16037367號 技術支持:江蘇天創
菠菜赌场网址大全 仁化县| 水城县| 巴南区| 盐城市| 东乡族自治县| 南涧| 综艺| 太仆寺旗| 海阳市| 郑州市| 望城县| 北宁市| 独山县| 江川县| 沅江市| 德兴市| 汾阳市| 大渡口区| 枞阳县| 荃湾区| 禹城市| 汤阴县| 永济市| 沙洋县| 栾城县| 错那县| 秦皇岛市| 铁岭市| 子长县| 汉寿县| 海盐县| 乌兰察布市| 锦州市| 花垣县| 铁岭市| 麻城市| 布尔津县| 同仁县| 五常市| 锦屏县| 海门市| 密山市| 盐山县| 西安市| 林甸县| 正镶白旗| 浮山县| 疏勒县| 澎湖县| 得荣县| 杂多县| 尚志市| 建瓯市| 白玉县| 衡东县| 布拖县| 台中县| 宿州市| 泗水县| 大悟县| 上虞市| 长乐市| 东至县| 无极县| 肥城市| 淳化县| 淄博市| 进贤县| 吴川市| 绥化市| 兖州市| 白玉县| 长丰县| 高雄县| 方城县| 岢岚县| 斗六市| 米泉市| 福泉市| 新兴县| 定日县| 神池县| 张家界市| 玛曲县| 望谟县| 沧州市| 台中县| 苍南县| 蒙城县| 清流县| 古丈县| 纳雍县| 琼海市| 木兰县| 射洪县| 四子王旗| 华亭县| 邵阳市| 榆中县| 女性| 金川县| 抚松县| 太仓市| 顺昌县| 黄梅县| 会昌县| 蕲春县| 友谊县| 进贤县| 昌都县| 洛南县| 军事| 绥阳县| 府谷县| 兴隆县| 封开县| 昂仁县| 拉萨市| 和田市| 乳源| 济阳县| 元谋县| 辽阳市| 双峰县| 交口县| 精河县| 许昌县| 上犹县| 修水县| 八宿县| 南皮县| 原阳县| 浏阳市| 彩票| 皮山县| 澜沧| 广汉市|